“民兵-3”洲际导弹:一代代传下去的U.S.“战略老兵”

“民兵-3”洲际导弹:一代代传下去的U.S.“战略老兵”

  美国为何始终不愿放弃“三位一体”核力量结构?

  不过,如果美国GBSD导弹项目最终在选择发射井部署的同时,再发展一种机动部署的导弹方案,那么这可以说是上世纪80年代发射井部署(“民兵”-3+“和平卫士”)和机动部署(“侏儒”+铁路机动“和平卫士”)方案的延续。而且,两个方案出台的背景也有相似之处:上世纪80年代正值苏联大力发展新型洲际导弹系统,以SS-18、SS-24和SS-25为代表的新一代洲际导弹系统在隐蔽性、打击精度等方面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对美国形成了极大的威胁。近年来,美国军方对俄罗斯等国积极研制新型洲际导弹一事十分关注,担心削弱了美国的核优势。以俄罗斯为例,其在进入新世纪后提出了新型液体洲际导弹“萨尔马特”,新型固体洲际导弹“突破”和重启铁路机动发射导弹系统“巴尔古津”,并已于2016年成功试射了“萨尔马特”洲际导弹。

  美媒称,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作为美国核威慑的组成部分历来是确保美国安全的关键力量,削减洲际弹道导弹将削弱美国保护本国和盟国免遭先发制人核打击的威慑力量。目前美国共部署了536枚民兵系列洲际导弹,该导弹射程12500公里,采用了分导式导弹头技术,命中精度较高。

  自此以后,世界上拥有“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的国家只剩下美国和俄罗斯。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今年6月发布的年度报告,截至2018年1月,全球共有14465枚核弹头,而美俄两国核武器数量占据全球总量的近92%,稳居头等核大国低位。但值得一提是,除公认核国家之外的一些事实核武器国家,如印度、以色列等却逆潮流而动,仍在追求构建“三位一体”的核力量体系。

  据美国《防务新闻》网报道,GBSD导弹目前的方案主要有两种:一是对“民兵”-3导弹进行现代化改进,继续服役;二是研发一种全新的洲际导弹,部署方式可能采用固定发射井或机动部署。

  文章称,如果美军淘汰了陆基核导弹,那么这对敌人来说是个好消息,他们只需要打击几个目标就行了,因为美军只有三处能起降战略轰炸机和两处能容纳战略核潜艇的基地,而每个洲际导弹发射井都必须被单独瞄准,这大大增加了敌人的打击难度。

  “三位一体”核力量是哪些国家的“安全支柱”?

永利皇宫m.4123300,  “在陆基洲际导弹部署中,采用发射井部署还是机动部署,一直是各国战略核力量部署的重要课题之一。”李文盛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冷战结束后,随着天基侦察技术的发展和洲际导弹打击精度的提高,美军认为固定发射井的易损性正在增加,应研究其他部署方式。”

  美军希望购买642枚新型洲际导弹,其中400枚将服役至2070年,但是美国国内对于该计划存在争议,因为其投入的资源将影响其他核力量的建设。现代化的洲际导弹并不便宜,事实上它是海陆空核力量中最贵的部分,但是它有着其他核力量无法提供的便利,能够随时保持战备,在遭受突然袭击时能有效缩短发射核武器的时间。

  “民兵-3”导弹最初的服役期限只有10年,后来经过一系列延寿升级,服役期达到了50年之久,可以说是洲际弹道导弹的“老寿星”了。由于其主要部件已经历多次整改翻新,继续进行延寿升级的意义不大。鉴此,美国国防部认为,到本世纪20年代末,“民兵-3”导弹的寿命将“油尽灯枯”,必须要有新的“接班人”了。在此背景下,陆基战略威慑(GBSD)系统应运而生。目前,这种系统的性能特点尚未定型,但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海顿2017年9月透露,该系统的研发将耗资840亿美元,耗时12~17年,最终将部署400枚这种新型洲际弹道导弹。

  由于“民兵”-3洲际导弹是目前美国陆基核力量装备的唯一一种洲际导弹,因此从90年代起美军就一直非常重视该导弹系统的升级改造。而且其升级不仅针对导弹本身,连导弹的指挥控制系统等配套设施也进行了升级。据美方当时估算,“民兵”-3导弹改进计划的总额高达70亿美元,升级后的导弹可服役至2030年以后。

  美媒认为,虽然核潜艇在海洋中难以被发现,但是技术上的突破可能会使得海洋更加透明,海基核力量也随之削弱,面临着被常规力量摧毁的危险,因此陆基核力量的意义将更加凸显,削弱洲际弹道导弹可能会促使潜在对手更加努力发展反潜能力。

  据美国《国防杂志》11月报道,服役近半个世纪的美国陆基战略核力量——“民兵-3”洲际导弹将被新的“陆基战略威慑系统”(GBSD)取代。去年8月,美空军授予波音和诺思罗普·格鲁曼(简称“诺格公司”)两家公司竞争研发合同,分头开展陆基战略威慑系统的概念设计,目前两家公司都进入了为期三年的技术成熟和风险降低阶段的第二步。预计空军将在明年8月签订最终研制合同,新系统或将在2020年代末期部署到位,全面取代“民兵-3”洲际导弹。

  根据美国空军的消息,GBSD导弹计划从2027年开始交付,2029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从本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该导弹将每年生产60~80枚,逐步替代现役的“民兵”-3导弹。根据美国《原子科学家公报》公布的信息,美国空军2016年拥有450枚“民兵”-3导弹,其中
200枚导弹采用分导式多弹头,剩下的250枚采用单弹头。不过,由于受到军控条约限制,美军不少“民兵”-3导弹的多弹头载具上只安装了一个核弹头,并未满载。目前,美国陆基核力量总共部署了470枚核弹头,其数量占美国“三位一体”核力量的24.5%,仅次于美国海基核力量(1152枚核弹头,占60%)。

  文章称,在上世纪70年代服役时,民兵洲际导弹预计将服役10年,但至今40多年过去了仍然在美军之中,虽然经过了多次升级,但是这种冷战时期的导弹面临着技术过时的困扰,因此美国空军希望研制一种新型洲际导弹将其替换,预计将在2027年部署。

  出品:科普中国

  除了在部署方式可能发生变化,GBSD导弹在通用性上较以往的洲际导弹有很大的提升。美国空军研究所在2014年提出,GBSD导弹采用通用运载器,除实现发射导弹的功能外,还可以实现快速空间发射(发射侦察、通信等卫星),并用于弹道导弹防御、反卫星作战和快速常规打击。

  美媒称,全世界其他国家都明白陆基洲际导弹的重要性,俄罗斯的洲际导弹能携带10枚核弹头,中国最新的公路机动东风-41洲际弹道导弹难以被定位,生存能力大大增加。在这种情况下,美军的目标是威慑潜在敌人,使得他们害怕遭到大规模的核报复,难以被摧毁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是最佳手段之一。研发新的洲际导弹虽然昂贵,但是确实必要,因为这能防止潜在的侵略者对美国发动核打击。

  作者:岳江锋

  据《华盛顿邮报》此前报道,波音公司获得的合同总金额约为3.49亿美元,诺·格公司获得的合同金额约为3.28亿美元。两家公司都将按合同开展研发工作,以分别提供一种技术风险低、经济上可承受的方案,然后由美空军选择一种进入“工程与制造发展”(EMD)阶段,最终取代在20世纪70年代制造、已服役45年的LGM-30G“民兵”-3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按照合同,两家公司的工作都将需要在2020年8月20日之前完成,美国空军的选型也会在2020年完成。

  美国有着全球最大的核武库,但是却对他国的核力量充满戒惧,美国“国家利益”网站4月14日发表文章称,对于俄罗斯的核打击,美国唯一的应对方法就是用核报复对其进行威胁。为了保持这种威慑,美军建设了“三位一体”的核力量——陆基核导弹、战略核潜艇和战略轰炸机,保证无法在一次突袭中全被摧毁。

  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具有射程远、突防能力强、精度高和快速反应能力,适于对敌指挥中心、弹道导弹发射井等加固目标进行打击;但冲突中往往是首轮被攻击的对象,生存能力具有很大不确定性。潜射弹道导弹隐蔽性好、生存能力强,是最可靠的二次打击力量;但部署与运行维护费用高,安全事故隐患大。战略轰炸机可挂载多种对地攻击武器,出动一个架次即可对多个目标实施打击,特别是使用灵活,可以中途召回,适于展示威慑决心;但机场易在遭受打击后瘫痪。

  GBSD导弹平台通用性将提高

  美国战略核力量的戒备等级随着“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的发展不断调整,逐步为战略核力量的每一种能力确定了各种不同的戒备状态:核轰炸机的戒备状态最低,只在需要时进入戒备状态;所有的洲际弹道导弹均处于戒备状态;大部分核潜艇则处于全时戒备状态。冷战结束以后,战略核力量的戒备等级有所降低,特别是将一些洲际弹道导弹不再指向特定的目标,但仍坚持“接到预警即发射”的作战方式。

  目前,美国计划投入约3500亿美元的巨资完成“三位一体”核力量的更新换代工作,一个庞大、立体、全新的战略核力量将在不远的将来出现在地球上,这势必对国际核态势,乃至国际格局造成深远的影响。为此,澎湃新闻将推出“美国‘核重建’”系列文章,全面解读美国下一代“三位一体”核力量。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